热门推荐:  美人蚀骨  欢夜 

第一章 他回来了

八字没一撇丶 | 发布时间:2017-11-20 16:45:05 | 本章字数:3381

我叫李天杨,自幼跟我妈相依为命,我没见过我爸,听村里人说,我爸在我妈刚怀上我的时候,拿着菜刀把我爷爷活生生给砍死了,之后便没了踪影。

没人知道我爸那天到底抽的什么风,我也问过我妈,可对于这件事,她向来是只字不提,一直到我长大之后,村里渐渐流传开一个谣言,说我妈是龙王爷的女儿,我爸想要娶龙王爷的女儿必须用自己父亲的鲜血祭奠龙王爷表忠心。

我一直觉得这是扯淡,你说我妈头上也没长犄角怎么就成龙王爷的女儿了,可细问了村里几个经历过当年那件事的老人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谣言传出,原来我妈是我爸从村后头的龙王潭里接来的。

这龙王潭在我们村是个禁地,据说清末年间,我们村路过一名快要饿死的的老道士,老道士找村民讨食,当时村里人心善,给了点粮食,等道士吃饱之后,说是要感谢村民,就给村民指了指村后头的一处山脉,那山脉连绵起伏,远看像条龙,而其中最为低矮,平坦的一处山头村民们都管它叫龙背山。

道士说了,那龙背山本是华夏祖龙龙脉,我们村就依靠在龙脉附近,本该荣华富贵,却不想,一片厄运之气将龙脉的气运从中拦截,才导致我们村穷困落魄了这么多年。

当时的村长一听,立马慌了神,道士说的没错,虽然我们村子处在黄河中上游,依山傍水,是个好地方,但就如道士所言,村子里穷,穷得连耗子都不愿在这待。

村长赶忙问什么是厄运之气?又该如何破解?道士就指了指龙背山正下方,喃喃自语,摇头说了句:“龙背山下龙王潭,龙王潭中龙王怪,无解,无解啊……”

等道士走后,村民们一起朝那龙背山蜂拥而去,才发现,在龙背山下头,有一处近百米宽的大水潭,这之后,龙王潭的名声在附近几个村落声名鹊起,村民们都开始谣传龙王潭中匍匐着一条百米长的水龙王,吸走了这龙脉的气运,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期间,村中来了一伙红卫兵,那伙红卫兵也听说了这龙王潭的事情,就以打倒牛鬼蛇神为由,弄来了两条机器说是要抽干这龙王潭的水。

龙王潭本就不大,可能也就现在随便一处水库的大小,可两台机器抽了三天三夜的水,不见龙王潭的水位下降一分一毫,村民见状都纷纷阻扰,让他们别再抽下去,要是打扰了龙王休息就完了。

几名红卫兵不信邪,其中一个年纪最小的红卫兵,自认水性不错,当即光着膀子跳进水中,说是要看看这潭底到底有什么东西,可就在那红卫兵跳入水潭几分钟后,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间变得乌云密布,而平静的龙王潭也莫名开始翻滚起来,像是烧开了水,村民们见到此情此景,都说龙王爷被激怒了,吓得撒腿就跑,那几个站在岸上的红卫兵也害怕了,但封建迷信不可信呐,他们要是跑了,不就和这群愚昧无知的村民一样了吗。

等村民们全都跑回村里的时候,身后轰隆隆几道炸雷响起,村民们回过身去,只见一个巨大的龙形身影被炸雷的光映照在龙背山之上。

一直到第二天,村民们再一次去到那龙王潭附近时,发现昨天的几个红卫兵全都没了踪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只有龙王潭他们身前所站立的那块黄土地上,一片焦黑。

这事在当时传得沸沸扬扬,因为几个红卫兵的失踪,甚至还惊动了上头,后来又派了波人来,可进了龙王潭之后又是神秘失踪,这之后,就没人再敢提龙王潭的事情了,甚至于村里人,也就那件事之后没人再靠近龙王潭百米之内。

而我爸在遇到我妈的前一天,恰巧就是去了这龙王潭,那天一大早,我爸别了两把菜刀就出了门,爷爷问他去哪,他只说了三个字,娶媳妇。

爷爷当时还纳闷,心说这是要去哪娶媳妇啊?而且娶媳妇就娶媳妇吧,你犯不着带两把菜刀啊,怎么?人姑娘要是不答应你,还直接给人剁成八块?

虽是这么想,但爷爷不敢去拦,就站在家门口看着我爸离去,他知道,我爸这人的脾气倔,再加上人高马大的,认准了一件事要做,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可中午的时候,一个村民跑到家里,告诉爷爷说我爸他去了那龙王潭,当时我爷爷就坐不住了,立马就朝龙王潭赶了过去,一群村民也跟了上去,爷爷可能是救子心切,也顾不上什么惹怒龙王爷的禁忌,直接进了那龙王潭,在龙王潭附近不停喊我爸的名字。

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我爷爷一个人站在谭水旁喊我爸的名字,而一群村民站在几十米外的山路上,看着我爷爷。

从中午到晚上,爷爷不停地在龙王潭旁来回踱步,嗓子都喊哑了,奶奶在我爸三岁那年就过世了,这么多年来,他们父子俩相依为命,我爸是我爷爷活下去的唯一寄托,一直到晚上,天都黑了,村民们就劝我爷爷,这么晚了,外头不安全,实在不行就明天再来看看,可我爷爷不依,直到最后,村民们尽数离去,就剩我爷爷一个人在龙王潭旁,那一晚,风平浪静,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第二天早上,几个好事的村民起了个大早准备去龙王潭边看我爷爷,可谁想,刚出门,就见到我爷爷就带着俩个人回来了,这俩个人正是我爸和我妈。

听那几个村民说,当时我爷爷满脸愁容,低着头在前面带路,而我爸和我妈手挽手,俩人脸上满是幸福地笑容,跟在我爷爷身后。

得知我爷爷平安回来后,村民都放下了心,倒是我爸,以及我妈这个不知从哪出现的女人,引起了村民的好奇。

中午,我爸就把全村人叫到了自家院子里,宣布这个女人今后就是他的媳妇了,在当时的农村,对于外乡人是特别排斥的,但不知道是碍于我爸的人高马大,还是因为我妈漂亮,一群狼一样的小伙大叔全都嚎着嗓子同意了。

我妈的漂亮,那是真漂亮,与当时农村里那些玩泥巴长大的姑娘完全不同,她有一种天生让人无法抗拒的亲和力,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样,孙静雅,恬静而文雅,和当时村里一堆的鸭蛋,翠花之类的名比起来,不知道高了多少档次。

当晚,我爸就摆了一院子的酒席,有酒吃,村里人自然高兴,但高兴之余,却有人看到,我爷爷一脸苦相地坐在客厅里抹着泪。

这之后,大概过了一个月左右,一天晚上,村里人都了,凌晨时分,住在我家附近的村民忽然听到我家里传来打骂声,开始还好,后来大骂声越来越大,那村民就出来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吓了个半死。

只见我爷爷跪在院子的地上,满地的血啊,我爸红着眼,手提一把菜刀站在我爷爷身旁,一刀一刀砍在爷爷的身上,那村民吓傻了又不敢上来拦,只能去叫人,等十几个村民提着锅铲菜刀来到我家的时候,发现我爷爷已经躺在了血泊之中,那时的爷爷还有最后一口气,村里和爷爷关系最好的李三叔哭着扑到爷爷身边,他听到临终前爷爷说的最后四个字是,我不同意……

不同意什么?为什么不同意?没人知道,也没人敢问。

只知道我爷爷死后,我爸收起菜刀就回了屋,之后,就再没动静了。

由于事发的时候是晚上,等到第二天村民们全都回过神来,一群人围到我家里的时候才发现,我爸,已经没了踪影,家里只剩下我妈一个人。

村民也都明事理,没人会把我爸所犯下的罪行怪罪到我妈头上,况且,那个时候我妈已经怀了我。

要知道,在农村家里没有男人那该是件多么痛苦的事,加上那时候我妈刚嫁过来没多久,和村里人几乎没什么感情,又发生了我爸这档子事,导致村里人明里暗里都在疏远我妈。

就在全村人都端坐板凳,等着看我妈这个女流之辈如何扛起一个家庭的重担时,村中,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这人叫李根水,我管他叫根水叔,根水叔是村里捕捞队的队长,同时兼任村长。

我们村处在黄河中上游,对于渔村的村民来说,除了种地,大多的还是靠这水里捕捞鱼虾为生,捕捞队可以说是我们村的第一生产力。

身为村中最重要两个职位的拥有者的根水叔,在我爸走的第二天就主动到我家里帮着我妈做活,这一帮,就是十几年。

可因为根水叔四十好几也是光棍一个,在得知他主动帮着我妈做活之后,村里人都说,这李根水对我妈有意思,想老牛吃嫩草。

村民们这么议论,自然是有他们的道理,但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我是知道的,根水叔对我妈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地看我们孤儿寡母可怜,想着搭把手罢了。

原本以为这样的情况会伴随我一辈子,但没想到的是,在我十八岁那年,村里来了一个人,也就是这个人的到来,彻底打破了村子现有的平静。

因为家里穷,我自然是上不起学,所以成年之后就跟着根水叔就了捕捞队里做活,记得那天我正跟着根水叔学习撒网捕鱼的技巧,就见身后村子的方向驶来一艘小船,船上站着一个人。

隔着老远,我听到那人冲我喊了声:“扬子,你爸他回来了!”

“我爸?!”我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旁的根水叔也是一脸疑惑,推着木浆将船往回划,当两艘船汇合的时候,我看清另一艘船上的人是李熊,他和我一般大,长得矮矮胖胖的,是捕捞队力气最大的弟兄。

“扬子,你爸他回来了,现在就在你家院子里呢,你快回去看看!”隔着这么近,这回我确定自己没听错,他说的就是我爸回来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ICP经营许可证编号:浙ICP备16009763号-6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