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美人蚀骨  欢夜 

第一章:山庙

妖雀 | 发布时间:2017-12-05 19:57:15 | 本章字数:2338

古语有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我叫陈潇,从小和爷爷、二叔相依为命,生活在一个依山的村子中。

听村人说祖上的先辈们便是从山里刨食吃,承蒙山神庇佑得以延续至今。

我那二叔因腿有残疾,干不了重活,一家人的生活全得依靠年迈的爷爷勉力支撑。

为了让二叔有所生计,爷爷于是将二叔送到镇子上,拜师走阴阳的孙先生,入了他的门下学些白事营生。

二叔这一去,家里便只剩下了我们爷孙。

我那会才十一二岁,正是好玩好动的年龄,二叔这一出门,我爷爷再也管不听我,索性翘了课,每天跑去村里的溪潭里摸鱼抓虾。

那天下午,老头子将我又从村子外面给抓了回来。

提溜着我往学校去的路上,刚好碰到一个从镇上回来的村里人,捎话说镇上的孙先生最近身体不好,二叔想托家人去山上挖点野山参,给他补一补。

不等爷爷说话,我马上挣脱开他的手,边跑边喊上山去帮二叔挖山参。

老头子追不上我,只能站在原地冲我大声吆喝:“不准往山林子里跑,天一黑就得回来!”

甩开爷爷,我哼着小曲一溜烟地上山,一直玩到将要傍晚,这才想起来替二叔挖山参的事情,急忙仓促找寻。

山上转了一圈找不到,远远地看到那边有片山林地,于是一头扎了进去,结果却在里面三转五转迷了方向。

不知道自己在里面究竟转悠了多长的时间,只知道自己再从这片山林地里钻出来的时候,抬头一看天,好大的一轮月亮都已经挂上夜空。

周围是一片陌生的地方。

我当时就懵了!

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大晚上的,这位置虽然还算不上深山老林,可终究还是在山里,白天兴许见不着什么走兽,但是一入夜,谁又知道会有些什么样的野兽从山林深处拱了出来?

冷汗浸湿全身,经山风一吹,让人浑身上下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周围杂草横生,地里埋着不少黑色的瓦罐,大半截露在外面,约有十几个。

我好奇心起,还想看看是谁在这地方埋了些泥瓦罐子,不等靠前,先是看到一个完全碎裂的瓦罐里露出一块黑漆漆的死人骨头,旋即一屁股惊坐在了地上!

那是一个死人的头骨,已经有些风化,阴森森的眼窝子直直地对向我,月光笼罩下,一条身上泛着冷光的红头大蜈蚣正顺着眼窝和头骨缝隙之处爬进爬出。

我惊在原地不敢再动,一口吐沫没等咽下,又听得背后一声沉闷喘息,顿时觉得不妙,急忙回头,果不其然,一只浑身雪白,身形犹如牛犊大小的山猫居然就伏在我身后不远处的一片草丛里,眼中泛着幽绿色的凶光,对我虎视眈眈!

我差点就尿了出来!

万幸,这只大山猫似乎并不饿。

只满脸警惕地盯着我看了看,一个转身,便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黑夜。

山猫虽然没有扑来,可我着实被吓破了胆,忙撒开腿往前面跑,连地上那些埋着死人骨头挡在路前的黑色瓦罐也顾不上,直接踩过去,期间甚至连着踢碎好几个瓦罐,撞得我小腿生疼。

我一口气跑出这边,实在跑不动了,这才敢停了下来。

喘息一阵,见前面又是一片山林地,当中似乎还有个大房子,急忙过去。

到了近前才看清楚,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大房子,好像是一座山里的庙?

我当时想,这应该就是我们村里人所说的山神庙吧?

只听村里人提起过,但我从未见过,因为拜山祭神是我们村里的大事,不敢出丝毫的马虎和差错,大人怕我们这些毛孩子不安分,东跑西跑地万一撞翻什么,惹出麻烦,所以这种事情断然也不会带上我们。

想到是山神庙,我心里瞬时踏实了不少。

硬着头皮走到庙前,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这山神庙怎么破破烂烂的,几乎都快要塌了?

里面的供像甚至是歪倒的,被倒塌的横梁砸下来压住,一副年久失修的惨相。

村里人对山神敬之畏之,每年都带着供品拜山祭神,既然如此,常年吃香火供奉的山神庙,没理由会是这样破破烂烂断了香火的情形,而且还是在这种不见天日的一片山林地里吧?

我当时只是半大的小屁孩,纵使觉得奇怪,也不会考虑太多,关键是眼下又累又饿,加上受了惊吓,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只想找个地方藏好,免得被野兽叼走,爷爷见我这会还没回家,肯定会拿着猎枪牵狗进山来找我,到时找到山神庙里,那我不就有救了?

庙里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间,我只能像条狗一样蜷缩在角落处避风。

不知道是因为这个破庙漏风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蜷缩在庙里,我居然觉得很冷,全身哆嗦起来,牙齿止不住地打着冷颤。

歪着的供像就在脚边,脑袋杵地,上半截身像被横梁压得死死地。

我冷的不行,瞅见供像上盖着一块厚厚的红布,于是想扯了盖到自己身上,这一拉扯,我看到了红布下盖住的供像模样,头皮瞬间炸了开!

红布下的根本不是想象中的山神模样,而是一个长着人头猪面老怪物的像,嘴里吐着长长的獠牙,怒目圆睁,表情说不出的狰狞,极其丑陋!

我被吓了一跳,爬起来就往外跑,生怕这怪物的供像活了过来。跑到庙外,不等先找准外面方向,却先撞到一个人的身上,冲击的力道让我一屁股坐倒在地,我撞到的那人也一声不吭地倒了下去。

我以为是爷爷进山找我来了,当时还挺高兴,忙拍拍屁股站起来,这才发现来人不是我爷爷,而是一个身穿黑衣的老太太?

那老太太满脸的沟壑,看起来年纪一大把。

我不知道山里为什么会蹦出个老太太,只知道当时自己撞了人,十分紧张。

老太太起来之后,竟然没有半点生气的模样,反而是一脸笑眯眯地盯着我看。

她问我是谁家的小孩,大半夜不回家,反而在山里乱窜?

我忙说自己是马头沟村老猎人陈敬山家的,在山里迷了路,七转八转地到了这破庙跟前,同时满心好奇地问老太太是谁,大晚上的怎么也在山里?

“原来是老猎户陈敬山家的孩子,好!好!好!”

听了我的来路,老太太顿时挺高兴,整张老脸都绽开了花。

她连说了几声好,然后说自己是周围别的村里的。

我正纳闷她是不是认识我爷爷的这工夫,老太太突然拿出一把东西往我手里塞:“小子,一定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填饱肚子。”

接到手里一看,居然是一把肉干!

我当时觉得这老奶奶人可真好,抓起肉干便想往嘴里塞。

可还没等到送到嘴边,眼角余光一瞥,我却又看到那只凶恶的白色大山猫,它再度出现了,此刻就在一旁不远处的位置冷冷地盯着这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ICP经营许可证编号:浙ICP备16009763号-6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