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美人蚀骨  欢夜 

第1章 头七还魂

夏洛书 | 发布时间:2017-12-06 15:15:48 | 本章字数:2105

村子里的刘寡妇死了,是我眼睁睁的看着,在烤烟房里被表哥和舅舅,以及表哥的两个狗腿子,给轮番糟蹋死的!

虽然说刘寡妇是个傻子,只要给口吃的,无论是谁她都依就,但他们这样,也未免太不把人命当回事儿了吧!

我想冲进去,却被三胖给强行拉回了家里。

本来我是想骂三胖的,但仔细想想,还是把那些骂人的话给咽了回去。

我娘死得早,我爹又是个倒插门,娘死了后爹就变成了酒鬼,从小到大都没人护着我。无论表哥他们做错了什么事,做村支书的外公,都是护着他!而我这个“外人”,就只有背黑锅的份儿!

而且,刘寡妇与其那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倒不如死了来得干脆!

这样想着,我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能让自己不去管这件事的借口。

我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但没想到这才只是开始……

一晃几天过去,这天晚上,我刚准备睡觉,忽然就听到门口传来了什么人的哭声!

我拉开门栓,空旷的巷子里,却根本没半个人影!但等到我关上门的时候,那哭声就又出现了!

那哭声,好像是在门口,又好像是在远处!根本就分辨不出位置来!而且,还有那么点儿瘆人的感觉,这让我不由心里一颤。

猛然间,我想起了七天前惨死在我眼前的刘寡妇,再联想二叔公曾经说过的一些话,我的身上立马就起了层毛栗子,二话不说就逃回了自己的房间,用被子牢牢的把自己给捂了起来!

老人们常说头七还魂,头七还魂。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听卖棺材的二叔公,给我说过这里面的道道儿。

以二叔公的话说,人在死后,是不会立即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得等到第七天晚上,在河里洗了手,闻到自己手上的尸臭味儿,才能知道自己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个时候,死者自然是会回到自己生前最亲的人身旁,去看亲人最后一眼。

而在他们回来时,他们的亲人,也只有他们的亲人,才会听到他们在门口的哭声!

就这样战战兢兢的过了一夜,直到天色放亮,我才眯了过去。

第二天当我跟三胖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立马就懵了!

“这事儿我也听我那做师公的爷爷说过!莫不是,那刘寡妇跟你还有什么血亲关系?或者说,她原本就是你娘?”

听到三胖越说越离谱后,我立马就朝他扑了上去。

“去你大爷的!你才是她儿子呢!”

一边打闹着,我们就一边朝着市集赶去。

刚出生不久,我就得了场大病,后来是爹抱着我翻山越岭的赶到了城里,这才救了我一命。

但在爹把我带回来后不久,我娘就发疯自杀了。

有人说,是我爹不堪家里人对他的冷眼,在外面有了女人,所以我娘才想不开自杀的。

更甚者,甚至说我根本就不是我娘亲生的!我爹带回来的,根本就不是张家的血脉,所以我娘发现后,才会开始发疯,最后自杀的!

对此,我爹从来都没解释过什么,这也是我在家里为什么不受待见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除了住在隔壁的三胖,我从小就没其他朋友,表哥和他那两个狗腿子,甚至每次见了我,都会骂我是野种!

虽然三胖说昨晚他也听到了哭声,但我只当那是安慰我的一句话。

一想到那个千人骑万人压的刘寡妇可能真的是我娘,我的心里就不是滋味。对我爹的恨意,又加重了些。

然而,等到我和三胖从集市回来的时候,家里却出事儿了!

一回到家,我就看到家里乱七八糟的,好像遭了强盗一样!就连我那个醉鬼爹,也不见了!

我刚要转身叫人,表哥却带着他那俩狗腿子出现在了我家门口,不由分说就把我押到了外公家里。

“张洛,不对,应该叫你夏洛才对!因为你根本就跟我们张家没有关系!”

一边说着,我舅就一边朝着我走了过来,而外公,则是一脸愤怒的坐在了首席,双眼死死的盯住了我的双眼。

“夏洛,听说,你昨晚听到刘寡妇在你家门口哭?”

听到舅这样说,我立马就懵了。

这件事,我就只跟三胖说过,而三胖一直都跟我在一起,根本就没时间,也不可能把这事儿捅到我舅那里去!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早就怀疑你不是我们张家的人了,现在你没话可说了吧?”

“就是!头七还魂,只有亲人能听到哭声,他听到刘寡妇的哭声,这就足以证明他根本就不是我姑姑生的!”

“没错!夏洛肯定不是他娘亲生的!不然他娘也不会发疯自杀!”

“我早就说过,我那苦命的妹子,一定是因为认出了这小畜生不是自己亲生的,才被夏聪那王八蛋给逼死的!”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句句都戳在了我的心里。

我刚想说昨晚不止我一个人听到了哭声,外公却忽然瞪了我一眼让我闭嘴,之后就直接把舅舅叫了过去。

“亮儿,待会儿你就带人去把刘寡妇的坟给刨了!按传下来的规矩,浸猪笼!”

“好嘞!您就放心交给我吧!我绝对不会让夏聪那么舒舒服服的就死的!”

我舅一直就看不起我爹,为了这事儿,娘死之前,爹没少跟他打架!现在逮着个这么好的机会,又怎么可能放过?

而表哥,从小就看我不顺眼,在把我押下去的时候,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直接就跟那俩狗腿子一起,把我按在了地上拳打脚踢了起来!边打还边骂我是个杂种,说我娘是个千人骑万人干的贱货!

对于张家,我有数不尽的怨恨,所以,我暗暗发誓,只要有机会,就绝对不会放过张家的人!当然,这顿打,我也暗暗的记在了心里。

正午时分,我带着一身的伤,被张杰和他那俩狗腿子给押到了河边。

望着那猪笼里被人打得不成人样,正迅速下沉的爹,我的心里提不起一丝的怜悯,有的,只是满肚子的恨意!

然而,正当两个人沉到水里消失不见的时候,舅妈却被人搀扶着,远远的朝着这边赶了过来。

“快!快救人!猪笼里的,不是夏聪,而是张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ICP经营许可证编号:浙ICP备16009763号-6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