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姐》

第三章 聘礼喜帖

作者:夜无声分类:悬疑字数:3649字更新时间:2016/10/18

来到殡仪馆后,却发现老姜头竟然吊在一颗歪脖子树上。

四肢打直,低着头,身子随着夜风不断的左右摇晃。

见到这情况,我的瞳孔猛的一放大,急忙上前将老姜头从树上去取下来。

不过当我们取下老姜头的时候,老姜头那还有气?身子都已经凉了。

老爷子眉头紧皱,不断的打量着老姜头的尸体,好似在寻找着什么。

因为我们这里闹出了好些动静,不一会儿便吸引来了火葬场值班的工作人员。

当他们发现老姜头上吊自杀时,都显得很是震惊。

而且一个个面面相觑,竟然没一个人敢上前收尸。

因为大家都知道,老姜头就是昨晚和我外出收尸后,这才搭上了一条性命。

现在都害怕帮助老姜头收尸后,把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

老爷子见没人收尸,便亲至动手,而且还让我回铺子里那些纸钱和花圈过来,算是送老姜头最后一程。

因为老姜头是上吊自杀的,而且自杀的人,怨气都比较重。

火葬场也有一个规矩,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收来的这种尸体需要尽快焚烧,能不过夜绝对不能留到第二天。

老姜头孤家寡人一个,加上又是上吊自杀,所以他的尸体当晚便被我和老爷子推进焚烧炉里给烧了。

不过在烧尸体的时候,旁边有个匠人小声告诉老爷子。

说老姜头白天的时候老是念我的名字,现在又自杀了,他让老爷子多多注意我,免得我出现什么意外。

老爷子没有说话,只是让匠人一会儿安顿好老姜头的骨灰,然后便带着我离开了这里。

在回铺子的路上,我显得很是忐忑不安。

山下收尸的就只有我和老姜头,烧尸的也只有我和他。

昨晚那恶灵已经来找过我了,而且还给了我一把黑米,也不知道是想干嘛!

现在老姜头死了,那么下一个死的很有可能就是我。

现在光是想想,便感觉有些害怕。

回到铺子的时候,天都快亮了。不过刚回到铺子,老爷子便把大门死死的扣上。

不仅如此,老爷子还从屋里拿出了一把大剪刀。把大剪刀往桌子上一拍,当场便发出“咚”的一声。

而且还用着一脸的寒光看着我,说让我脱裤子。

一听脱裤子,我显得有些懵,根本就搞不清楚老爷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爷爷,脱裤子干嘛?”我疑惑的开口。

可是老爷子却是眉头紧皱,也不说明情况,这会儿见我扭扭咧咧的直接就加重了语气:“还能怎样,当然是把你给阉了!”

卧槽!一听要把我给阉了,直接就把我给吓了一跳,双腿猛的加紧。

不过转念一想,不对啊!我们秦家三代单传,我又没有结婚更加没有孩子,老爷子要是把我给阉了,岂不是让我们秦家绝后吗?

露出一丝尴尬:“爷、爷爷,你就别闹了。咱们家就我这颗独苗,你这是想让我们秦家断子绝孙啊!”

对于老辈人来说,传宗接代可是大事儿。特别是我爷爷,以前老是让我去相亲结婚。还说他像我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有我爸了,这会儿却又说要阉了我,我自然感觉老爷子是在开玩笑。

可是老爷子的表情却变得更加严肃:“秦越,爷爷没有和你开玩笑。今天要是不把你阉了,过几天你这条小命可就没了!”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老爷子的声音变得很大,而且老爷子的表情很是严肃和认真。

见老爷子不是开玩笑,我有些怕了,睁大了双眼,用着奇怪的目光望着老爷子:“爷爷,你别乱来。我还是处男呢!我可不想做太监,就算死我也不做。”

我狠狠的说道,真怕老爷子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

老爷子见我放出了狠话,当场便露出一脸的苦涩,嘴里更是长叹:“哎!作孽啊!作孽啊!老夫防了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是被它给盯上了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爷子好似显得很疼苦,而且又长叹了一口气儿。一副很纠结,很为难的样子。

见老爷子这般,我更加狐疑不解了。于是大声的追问道:“爷爷,我到底是被什么盯上了,你倒是说啊!你不说我瘆得慌!”

老爷子听完我的话,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开口对我说道:“小越,爷爷直接给你说了吧!缠上你的那东西,爷爷、爷爷对付不了。除非阉了你,让你变成不阴不阳的太监,到时候阴阳不分,爷爷就有办法保住你的命。如若不然,你活不过三天……”

说到此处的时候,老爷子的表情变得很是失落,嘴里更是不断的发出叹息的声音。

听到老爷子的话,我的身子也微微一震,脑海之中如同响起晴天霹雳一般。

老爷子口中的那东西,肯定就是昨晚给我送米,最后害死老姜头的东西。

如今老爷子都说对付不了,那我就更加没有办法了。

可为了保命,我就要接受变成太监吗?

不、绝对不行,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我开始不断的摇头:“不、不爷爷,就算死我也不想变成太监!”

虽然我很想活下去,可是下半生让我做个伪娘活下去,这是我万万不能接受的。

可是老爷子此时却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黑纸团,然后有些惆怅的对我说道:“这是我从老姜怀里找到的!”

说完,老爷子便把那张黑纸团放在可桌上。我不知道是什么,便将其拿起,最后打开。

不过当我打开黑纸团后,我整个人愣住了。

因为我在打开会黑纸团后,我发现黑纸团里竟然包裹着一小捏黑米,竟然和我昨晚收到的黑米一模一样。

我看着黑米愣神,老爷子却又继续开口道:“缠上你们的,恐怕就是那口棺材里的女尸。”

“这黑米就是老姜头收到的聘礼,这黑纸便是喜帖!而且我在给老姜验尸的时候,发现老姜并不是吊死的,而是被吸干了阳气。你现在收已经收到了黑米,若是等来了喜帖,恐怕爷爷就保不住你的命了!”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脏东西能下喜帖送聘礼,虽然感觉很是离奇,可是老爷子绝对不会糊弄我。

我很害怕,连连追问老爷子,问他还有没有其他活命的办法。只要不做太监,我什么都愿意。

老爷子陷入了沉默,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说一句。心里虽然焦急,但却没有打扰他。

直到过了小半个小时,老爷子才再次开口道:“小越,爷爷这里到是有个办法。不过成功的机率很小,要是失败了,你还是会死,而且会死得很惨!”

一听到还有办法,哪还管得了那么多?急忙点头,嘴里说愿意。

可那会儿我还不知道,老爷子后面半句没有说。

如果被识破,不仅我会死得很惨,就算是老爷子也会跟着赔命。

但老爷子就我这么一个孙子,也是不忍让我做太监。长叹了一声:“那好,你在屋里等我,我出去买点东西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老爷子也不在说话,直接就转身出了门……

等到了下午,老爷子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赶了回来。

不过回来的时候,老爷子手里多了一件女人穿的花裙子和一只大黄鸡。

我问老爷子买花裙子和大黄鸡干嘛?

老爷子直接开口告诉我,说黄鸡是用来替我背命的。

到了晚上,他会在黄纸上写好我的生辰八字,再将黄纸折成小人灌进黄鸡嘴里,鸡脚上套上红绳。

想用这种方式误导女鬼,只要让黄鸡收了喜帖,那么我们接下来或许就能迷惑女鬼。

为了提高成功的机会,老爷子还让我穿上花裙子算是加上一道保险。

主要是用来遮掩我男儿身的阳刚之气,以免被那东西识破真相。

老爷子从事这个行当几十年,做过不下数百起超度法事,这都是他摸爬滚打出来的经验。

他的话我自然得听,虽然穿女人的长裙子很伪娘也很别扭,可是为了活命也顾不了那么多……

老爷子也说了,白天我也没必要穿。

做这些,主要是走个场面,做出迷惑对方的障眼法。

只有到了晚上,我才需要穿扮一下。

如果这三天都能蒙混过关,那我的小命就算保住了。若是被识破了,结局可想而知。

不仅会被吸干阳气,甚至还会死得很惨。

这恶灵之所以叫做恶灵,不光是吸人阳气那么简单。如果让它知道被我们玩弄,肯定会爆怒异常,到时候可就不是被吸干阳气那么容易,肯定会生不如死,在疼苦中惨死。

看看时间,现在还早。我和老爷子便在屋里吃了个面,然后又休息了一会儿。

直到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我才被老爷子叫醒:“小越,快把衣服穿上,我们该干活了!”

说着,老爷子已经把一条花裙子拿到了我面前。

这是一件中年大妈才会穿的宽大衣裳,上面还有很多的印花。

老爷子把衣服递给我,又拿出了一道黄纸符,迅速的在上面写好了我的生辰八字,并且强行灌进了黄鸡的肚子里。

这还没完,老爷子将一条红绳系在了黄鸡的鸡脚上,另外一头捆在了我的左手小指处。

让我穿好衣服之后,就爬到床底下去。

老爷子让我只能做,我就怎么做了。只有这样,活命的机会才会增加。

来到床底下,发现床下早已经铺好了一层碳灰,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其中一定有他的道理。

当我们做完所有准备之后,老爷子告诉我。

说他不能待在这里,今晚这屋里只能留下我一个人,他在这里一定会让女鬼有所警惕。

至于今晚成与不成,就能听天由命。

一听这话,我心头当场便是“咯噔”一声,整张脸都变了颜色。

但为了能活下去,同时让老爷子放心,最终还是接受了。

老爷子临走时,依旧不断的嘱咐我,让今晚不管是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千万千万都不能说话,就算喘气儿也得压着。

心里虽然很是忐忑,但还是点头让老爷子放心,他的话我一定会照做的。

老爷子走后,屋子里顿时变得极其的寂静,好似有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清晰的听到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本来爬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大黄鸡,却猛的站了起来。

而且开始显得有些躁动不安,黄鸡不断的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嘴里更是不时会发出“咯咯咯”的低鸣,要知道这会儿不过一两点,根本就不到公鸡打鸣的时辰。

除了这些,屋子里的温度也好似降了好几度。因为紧张,嘴里硬是咽了好几口唾沫。

本来寂静无声的大晚上,却在刹那之间被“咚咚咚”的敲门声打破。

低沉的敲门声在屋子里回荡,恐怖的气息在四周蔓延。爬在床下的我,早已经绷紧了神经。

来了,看来送喜帖的女鬼找上门了……

梦想家中文网网提供尸姐最新章节阅读,转载请联系作者:夜无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指南

  • A- 18 A+
  • 1050
重置
  • 翻页

  • 上下移动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