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军事>兴宋>第0001章 黑水堡

兴宋

  • 军事
  • 2018-08-29 11:13
  • 55万字

《兴宋》

第0001章 黑水堡

作者:东北鑫仔分类:军事字数:3105字更新时间:2018/8/29

一条并不繁华的街道,行人稀稀落落,一名短袖小衫,下穿七分牛仔裤的少年萎靡的行走在街中,他已三天没有吃过任何东西,而此时,他浑身沾满泥土,蓬头垢面,迎来了周围人群异样的目光。

这里的人身穿大袍,头扎幞头,衣服颜色虽然各有不同,但街中行人,多是老人和妇女,更让少年诧异的是,这里叫黑水堡,据说,这里是绥德军抗击西夏的重要据点,而此时,少年所处的时代,乃是北宋。

现在是宋徽宗宣和元年,按造少年的推算,应该是北宋末年,这个动荡的年代,金辽之战即将打响,动乱在所难免,百姓流离失所,中原一丢再丢,而自己,身在乱世之中,又该何去何从?

少年名叫陆飛,大学生,也是一名自由搏击爱好者,多次荣获少年奖杯,别看陆飛身材消瘦,但他体质优良,对射箭也有着较高的领悟,多次被提名保送省体校,老师心中的好苗子,却在一次意外中,惊奇的穿越了。

到底是如何穿越的,陆飛自己也不知道,他当时晕倒了,醒来后,已在一片漆黑的旷野上,摸索随身之物,只有祖父留下的玉佩还在身边。

为了生存,他不得不强打精神,来到黑水堡,可时代的跨越,对这里的不了解加上陆飛后世的装扮,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敢收留他,甚至一顿饭都不肯施舍,陆飛也是一个要强的人,他要凭借自己的努力,在这里找一份工作,赚一份口粮,只有活下去,他才能想办法,找寻回到未来的方法。

毕竟,战争不久便会打响,宋国也不会示弱,为了收复燕云十六州,宋国也会与辽国挑起外衅,而陆飛更清楚,北宋不久将会灭亡。

唯一可以骄傲的是,陆飛有一个特别灵活的脑子,自幼酷爱历史的他,还能够辨别出自己身在何处,能够凭借自己的一身本事,找一份工作,可了解再多的历史也是无用,在这个战火纷扰的年代,陆飛无法预料,自己的未来在哪里,自己还能否回到未来。

心中烦乱,陆飛总是无意中胡思乱想,而此时,他被一旁的吆喝声打断沉思:“炊饼……炊饼……”

陆飛向着声音方向看去,一个身穿红色短衬的妇女在面案前,用力的吆喝着,一旁,一篮子刚出锅的炊饼枭枭腾冒着热气,陆飛忍不住,向面案走去。

这种纯纯的面香,透人心骨,陆飛真想扑上去,抓起几个炊饼,可劲的吃个够,却在陆飛双眼静静盯着炊饼的时候,那个中年妇女不悦的斥道:“乞索儿,滚一边去。”

妇女的轻蔑与冷漠,让陆飛看透了人心的险恶,在这个只看中钱财和身份的年代,自己居然变得一文不值,陆飛强压心中的怒火,他静静的凝视妇女,嘶哑着声音道:“大婶子,我愿意给你出苦力,给我口饭吃就行。”

“乞索儿,我这里可不是收容所,你要吃的,要钱,去前面看看,别挡着我做生意。”妇女说完,拿起擀面杖向陆飛打来,陆飛已浑身疲惫,无力抵挡,被妇女打了三杖,无奈下离开了面案。

一个男人的尊严,就这样被她践踏,可陆飛知道,自己必须生存,他带着一丝不甘,继续向前方行去,天大地大,总会有自己容身之所。

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去哪,陆飛拖着沉重的步伐,迷茫的前行着,可没走出多远,几个打扮花巧的少年围了过来:“臭乞丐,在老子的堂下乞讨,也不通报一声吗?”

其中一个体格健硕的少年走了过来,一脚踢翻陆飛,怒斥道:“我家大头说话呢,你听到了没?”

饥饿与疲惫,让陆飛无力还击,他只抬头看了看这些人,面目狰狞,装扮也异常显眼,不难看出,他们一定是黑水堡的地痞流氓,带着怒火与不甘,陆飛踉跄着脚步,站了起来,其中为首的那个少年啧啧道:“硬骨头?哥几个,给我往死里揍!”

几个人不问青红皂白,围上来狠狠地捶打陆飛,那个为首的少年调笑着道:“你给老子磕一个,磕一个我就放了你。”

“休……休想!”陆飛用手抹了抹嘴角的鲜血,在众流氓拳打脚踢之下,勉强挤出几个字,而那个为首的少年却已勃然大怒,他抄起一旁的石头,奋力的走过来,向着陆飛的脑袋砸了下去,石头碎成两半,一缕鲜血从陆飛的额头流了下来。

疼痛,羞辱,陆飛紧咬钢牙,虽然他很想还手,很想起身好好教训这几个地痞流氓,可饥饿,疲乏使陆飛无力起身,他只能趴在地上,静静的感受着鲜血在一滴滴流逝,眼前渐渐模糊。

那个少年还想再打陆飛,其中一人急道:“大头,别打了,官军这几天征兵抓人,咱们赶紧去避避风头吧,这小子一身贱骨头,为了他吃官司,不值得。”

“是啊,听说西夏已经调兵在边境了,咱们还是赶紧避一避吧。”

“他妈的,算你走运!”那个为首的少年愤怒的看了看陆飛,这个倔强的少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此时,朝廷四处募兵,自己也是为了避难,才路经此地,若是为了这个少年囹圄在此,真是不值。

几个少年又连踢带踹的打了几下,这才愤愤的离去了。

几个泼皮渐渐消失在陆飛的视野中,唯一能听到的,只有几个人离去的脚步声和围拢而来的人群在议论,滚热的鲜血流过额头,粘粘的,痒痒的。

眼前渐渐变得漆黑,陆飛能够感受到死神渐渐临近,却在这时,身边响起一少女稚嫩的声音:“小兄弟,你……你没事吧?”

这声音好柔,好好听,她似乎在关心自己,陆飛能隐隐感受到她那纯洁的目光和温柔的小手正在试图给自己止血,在陆飛最后一丝意识没有消散之前,他终于强忍着睁开眼,一个身穿粉色纱裙的少女,半蹲着身子,焦急的擦拭着自己的额头。

这种感觉真好,来到北宋,这是第一个发自内心帮助自己的人,陆飛想要说话,想要感谢,可他伤势实在太重,渐渐的,他失去了意识,昏死过去。

一场噩梦,陆飛忽然从睡梦中惊醒,他满头是汗,强忍着头上的伤痛,动了动身子,虚弱,无力袭扰着陆飛,他闷哼一声,还是没能起身,这时,陆飛本能的呻吟道:“水……给我水。”

“你终于醒了。”一个少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陆飛慢慢转过头,他看到,那天救下自己的少女一脸疲惫的坐在一旁,她双手拄着下巴,静静的凝望着自己。

陆飛感觉口渴,刚想开口,少女已回身拿过瓷碗,笑道:“算你命大,要是一般人,早就死了。”

少女用勺子小心翼翼的喂陆飛喝水,目光中更多的是同情,等陆飛喝了一些水后,少女把瓷碗放到一旁,这才问道:“看你样子,不像是本地人,你怎么会惹上那些泼皮?他们可是黑水堡有名的无赖。”

“他们……”陆飛强忍着疼痛,声音微弱的叹道:“要不是我三天没吃东西,这几个地痞,我分分钟搞定。”

“噗……”少女被陆飛的自信逗乐了,忍不住嗔道:“看你如此瘦弱,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

少女起身,从一旁的桌上拿起一个海碗,笑道:“你现在很虚弱,只能喝粥,喏,这是我特意为你熬的,趁热喝点。”

带着感激,陆飛双眼微红,看着少女,轻声道:“敢问姑娘芳名?救命之恩,我定当回报。”

“救人一命,何须言谢。”忽然,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响起,很快,门帘被掀开,一人从外屋走入,来到陆飛身前,用手在他额头试了试,又给他把了把脉,这才掠须笑道:“他的脉搏很稳,没什么大碍了。”

“您是?”

“我是这家药铺的掌柜,大家都叫我周伯,喂你喝粥的小娘,是我的女儿,周欣。”周伯笑了笑,又道:“那天,若不是我女儿上街采买,恰巧遇到你,你今天可就不能躺在这,和我说话了。”

似乎想起了什么,周勃又诧异的问道:“对了,你是怎么惹上刘扒皮的?”

“刘扒皮?”陆飛不解,一旁的周欣解释道:“刘扒皮就是今天打你的那个无赖,他是黑水堡有名的地痞,谁也不敢惹他们。”

陆飛似懂非懂,他思索片刻,想起这些天,自己的遭遇,陆飛无奈道:“也许是把我当做叫花子了。”

“难道不是吗?”周欣反问一句,在她看来,陆飛衣衫褴褛,打扮异样,无疑就是一个外来的叫花子,有可能是西域那边流窜过来的,而陆飛却没有争辩什么,他看了看周欣手中的粥碗,咽了咽口水道:“还是让我先喝口粥吧,其余的事情,我们回头再说。”

被陆飛提醒,周欣看了看手中的粥碗,歉然的笑了笑:“你不说,我险些忘了。”

周欣拿起勺,小心翼翼的喂着,却在这时,外屋忽然响起一阵争吵声,周伯双眉紧皱,诧异道:“这个时辰不应该有人来看病,这是谁在争吵?”

梦想家中文网网提供兴宋最新章节阅读,转载请联系作者:东北鑫仔

猜你喜欢 换一换

指南

  • A- 18 A+
  • 1050
重置
  • 翻页

  • 上下移动

关 闭